十里

吐个黑泥

嗯……怎么说呢……

就是,月考没考好,总分一共扣了一百六十七,心态有点崩,写文也有点反社会,把存稿删掉了。小可爱们等我调节一下心情再放文吧……虽然是刀!但是我会给你们放个反转的糖的!反转糖仅限男神除了沐秋【bizui

还有一件事,挺烦的,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我本人是个乙腐都看的人,当然还是比较偏向乙女或者bg虽然我并不是性别歧视者。但是!你只吃bl就别跟推销集团一样到处推销好吗?!网上认识的全职半水聊群里的一个小姐姐,只吃腐,很极端了。我不过是说了一句“杰西卡我老公”,结果她就开始疯狂的怼我。网上那种表情包大家都知道吧?对,就那个『你又不是XXX凭什么跟XX抢XXX』的表情包,还有很多我觉得已经有点过分的话。

真的已经很生气了,她才停下来,后来她被踢了,我也退了。

别的不想说什么,bl玩梗适度一点,就这样吧,大家都圈地自萌不好吗……心累

还有,抢人老公这种事,我个人觉得如果不是同好,那么这是一件非常非常非常让人生气的事

阿十我今天不仅要吹雪还要吹狐跳

我的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狐跳怎么这么甜啊啊啊啊啊!!!!!去狐跳tag里找粮吃结果无论是好是坏都甜到掉牙啊啊啊啊啊啊!!!!跳妹真的好jb可爱啊啊啊啊啊!! !妖狐也贼鸡儿暖啊啊啊啊!

最后吹一xiuxiu的雪。

……我的妈阿雪她怎么这么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世界第一好啊!!!!!又暖又细心还好看上哪找得到这么好的闺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好乖啊啊啊啊啊啊啊!!!!!狗雪tag里虐你不要紧阿妈要你啊啊啊啊啊!!!!!你怎么这么好啊啊啊啊啊啊!!!!你是阿妈的心,阿妈的肝,阿妈的宝贝甜蜜饯啊啊啊啊啊!!!!我爱你啊!!阿雪!我宣你啊!!!

日常吹雪(1/1)

吹雪使我快乐,吹雪是我人生的动力

阿雪――你阿妈我超级宣你――!!!!

给各位文手大大画手大大们专门写的刀

※没有ooc

※这个刀绝对一击必杀

※这是我写的最棒的刀












那么——boom↓


































1.沉迷学习,没有脑洞。







2.作业将我淹没




3.今天你更文了吗




4.你的小天使还没有到你的理想数量呢




5.点文点图确定都还完了吗



6.这篇文字热度还没有过XX哦




7.看完我这篇文,你还有五六个小时的睡觉时间



8.【特别写给学生党】





快要月考了。





Fin


小宝贝们刺不刺激?

其实主要是开玩笑没有其他意思请不要多想哦

我要睡了

小天使们再见

垂死病中惊坐起,趁机赶紧摸个鱼

祝你们熬夜没有黑眼圈,通宵不猝死,一挂挂九科

:-P

【全职乙女】青梅子

※这只是个脑洞……想看的话我尽量抽空写给你们
※惯例ooc
※如果有哪位小姐姐觉得有意见可以跟我说哦(*¯︶¯*)
※小姐姐们要是觉得太ooc的话……我我我我我我我我会删掉的!请不要挂我!!!我真的会改的!
※私设“你”是男神们的青梅竹马
※0.1米玩具刀系列








biu——↓









【喻文州】

你跟喻文州打小就认识。

不为别的,就特别老套,你们爸妈都是那个年代一起苦过来的。

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你跟喻文州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形影不离。

你还是长得挺整齐的好姑娘——除了胆小。

整天怯怯糯糯的,口头禅是「对不起」。

这大概是因为你父母比较偏执和强势的缘故。

喻文州不大喜欢你怯怯懦懦的模样,只有你俩在一块儿他总会强势些,并会不停的教导你不要畏畏缩缩的,要大方一点balabalabalabala……

喻文州的改革教育还是反响很大的,从懦弱到果敢,喻文州觉得,你算是化茧成蝶了。

可喜可贺……才怪。

只有你自己知道你从来都是一如既往的胆小如鼠。

哦,这次不一样,这次你学会了伪装。

因为你心里的少年眉眼温柔的对你说:“我喜欢大方成熟的女孩子。”

他那么好呀。

一点一滴的喜欢堆积起来如同海水要把你淹没——太难受了。

你准备了整整一年去向他告白——经管他要去实现他的梦想,或许有些晚,不过没关系,毕竟我那么爱你。

脱口而出的喜欢并没有你想象的沉重又难以启齿,你习惯性的伪装迫使这份紧张羞涩留到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间。

「我拒绝。」

你纵使做过了一年的心理准备也有些疼,心脏里滋滋的冒着血泡,你轻松的扯起一个笑脸。

「那好吧。」

从年少的欢喜到成年的爱慕,你就这样一直追着喻文州转。

直到你累的快要放弃了,喻文州才突然答应了你的告白,尽管只是试试。

果然只是试试。

「我说过我们不合适,我们都清醒清醒吧。抱歉。」

又被拒绝了。

啊……三十天的春后,暴雪在呼啸着虎视眈眈这块领地。

对不起啊,喻文州,我还是太胆小了,求你让我哭一会儿吧。
  
                                                     ——我曾用我毕生勇气来爱你。

【黄少天】

你觉得黄少天哪里是个小太阳。

分明是个……恶魔。

你的心上名为「黄少天」的伤口,只是一想起来就疼得要命。

他岁月静好,温暖依旧,你却已经荒芜腐朽,连哭泣都没有理由。

你一厢情愿这件事上,一开口,就是满盘皆输。

黄少天有喜欢的人了啊,整整三年,都喜欢着学校里的校花。

美好吧,赞叹吧?

你也有喜欢的人了啊,整整五年,都喜欢黄少天啊。

真是……复杂啊,明明只是情窦初开,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连说的机会都没有啊。

“唉唉,你眼睛下面长了个泪痣哦——肯定情路坎坷哈哈哈哈。”

“不过有点像哦……她也长了个痣,不过长在眉心是个美人痣,可好看了。”

“美人痣是代表幸福吧?是吧是吧是吧?嘿嘿,她的幸福肯定是我给的!”

一点也……不好笑……

美人痣一点都不好看……

你也一定……不要给她幸福……

我喜欢你啊——

什么时候才能有个头呢,黄少天,喜欢你,好累啊。

你喜欢的他啊,有最好看的笑和一双虎牙,以及,最让你揪心的——谎言。

你的喜欢班里无人不知,太明显了,遮掩什么的,没用啊。

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有了那位校花及强的占有欲和示意,“抢人男友”、“不知廉耻”这些东西,自然是往你身上扣。

你一开始稍微压制到也不是太严重,也就不大在意,没想到时间久了,竟然变成了校园欺凌。

而这些阴影里的东西,当然,半点都沾不到他的身上。

这叫自作自受吗?

平凡的家庭教你没有任性的资格,你只能忍,一忍就是三年。

说不恨是不可能的,只是——可能爱比恨稍微多一点吧。

我喜欢你啊。

黄少天啊……我求求你也喜欢我吧……无论什么条件都可以接受的哦。

你别喜欢她了,喜欢我吧。

那位自傲的校花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报应,黄少天退学参加蓝雨的青训营后两人间的感情仿佛也出了裂隙,分是没分,就是闹得厉害。

很可惜,还没看到他们的结果,你就因为大学的地区原因离开了。

一走就再没回去。

你荒芜的青春里的青涩少年依旧霸着你心里某一角的位置,只是因为关于他的新闻太多了吧。

你沉默着穿梭于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像无数的少女一样明媚的笑。

只有心里某一角在低低的呜咽着——“我喜欢你。”

                                            ——呐,下辈子我一定长个美人痣,你要记得给我幸福啊。

Fin

短小

因为我没脑洞了

哭唧唧

之前说的双更非常抱歉没有实行……因为父母……不太支持……背着我把lofter卸载了……非常抱歉,我会努力争取更文时间的,非常非常抱歉!!!土下座

因为初二学业有点重,我也有参加篮球社团再加上母上的监管……emmm,我可能要成为咸鱼王了。

嗷嗷嗷,求小心心小蓝手和小天使!!!

【记得我之前说的那篇没有保存的喻苏苏的文吗,就是这个,只能先摸个段叽了

想看反转和全文的我我我我我我我尽量qwq

我老公杰西卡的当然是从头甜到尾啦(*¯︶¯*)乐乐的有构思想写成色气一点……但是……我的基本功好像不到位啊啊啊QAQ

沐秋秋的……emm,也算是he吧,女神们的话全是刀。

虽然故事都想好了但是……什么时候写……咳,要理解我啊qwq

这里蠢十,欢迎小天使们!!!!




                        

妈德快写完的一篇喻苏苏的文就这么没了:     )

哇哦好气哦。

完全不想保持微笑.jpg

关注我的大佬们我对不起您, 痛哭流涕.jpg

明天双更段子赎罪,就酱orz

求大佬别打脸。

黄少天女友的生日祝福: )

少天十七生日快乐。

好了就酱。

贺文?tan90°(真相是没写完,emmmm,生日的贺文是没有了,不过我可以给少天来个mua?(不你

煽情的话不多说了,免得自己又哭得傻不拉几的,我才不会告诉你我已经看贺文看哭了四次:  )

最后给你们介绍一个画风和我哥一样清奇的男子—— @苏苏苏霂 她哥,霂霂她哥简直就是鬼畜一样的存在:  )

她哥声称自己要嫁给黄少天,没错,一个少天的女友粉,还是个男的(读作女装大佬,,,,后来我写杰西卡的文的时候
她哥竟然还要娶杰西卡:  )

毛绒控突如其来的感叹

好想养猫……

想养个白猫……名字的话,唔……叫阿雪好了……(醒醒)

毛茸茸的小动物最喜欢了,超可爱的(*¯︶¯*),还能当围脖,还能跟它玩,还能做成表情包(不你

啊,好想养猫……好想吸猫……好想撸猫……哄妹妹不如养猫……

好想养猫啊【深沉的叹气】



你们可爱的lo主搞事情要搞到全职了(*¯︶¯*)

※阴阳师后续文写得会比较少,不过段子什么的会比较多吧,毕竟蠢十脑子里面有宇宙

※如标题所说,我要搞(hui)全(nan)职(shen)了,你们高兴吗(☆_☆)

※嗯,有篇黑遍联盟的文你们要看吗【自抱自泣.jpg】

※我……真的……不会……写……长篇啊……【暴风哭泣】

※没有表情包聊不下去……

※好了就酱

【雪女×我】心魔

※这次发文全部都是真实案例,来自一个网上认识的阿雪亲妈,我觉得挺伤心的。
※这应该是我所有文中ooc最轻的了,没有之一
※友情向,全文大概会有点压抑
※私设有,而且很多
※有涉及一点狗雪
※我爱阿雪




那么,开正文↓




大天狗带着一众式神从斗技场上回来了。

伤势是有的,不过比起之前已经轻了很多了,我很满意。

“呐,你们回来啦~”我在庭院里迎进了众式神,献宝似的把一个托盘奉上,“很累了吧,我给你们做了和果子呢~快尝尝吧。”

式神们鱼贯涌上前来,叽叽喳喳的与我搭话,好不热闹。

只有大天狗站在原地,清冷得仿佛与我隔了一个世界般疏离。

我也意识到了,咬了咬舌尖从一干式神中抽身出来,笑意盈盈得送上一个和果子:“大天狗,不吃吗?”

大天狗冷冷淡淡的盯着我,仿佛对我的举动视而不见,既不接受也不离开,庭院里的式神也注意到了我和大天狗之间气氛的不对,一时间庭院里又安静下来。

我笑得脸都要僵了,就在要放弃示好的那一瞬间,大天狗开口了:“阿雪呢。”

他紧紧的盯着我,一双眼睛里满是焦虑:“已经整整十七日了,阿雪呢?为什么庭院和结界里都找不到阿雪?”

我愣住了,唇角渐渐放平,手也垂下,面对大天狗质问几乎要忍不住笑出来,阿雪?

是啊,阿雪呢?阿雪呢?阿雪阿雪阿雪阿雪……她怎么了?她在哪儿?她·在·哪!???

“唔,她啊,五星的式神不多,你该知道她在哪的。”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想说『对不起』的,明明不是这样的,我这是,怎么了……

庭院里寂静无声,千本樱的花瓣四处乱飞,以前阿雪倒是经常坐在千本樱树下呢……

我的脑子里一片浑噩,竟分不清是现实还是虚妄

忽然,我的脖子就被扼住了,罪魁祸首瞪着一双充满怒火的眼,咬牙切齿的发出了几个音调:“你说,什么?”

我全力压着抑制不住的笑声,只在喉咙里发出了呜咽的声音。

“你不是,最喜欢阿雪了吗?”

“她现在,跟你,在一起啊。”

“你不高兴吗?”

“你们在一起了啊!为什么……不高兴呢?!凭什么不高兴呢?!”

……

我初来平安京,不过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黄毛丫头,占星之术也不过是三脚猫,要不是靠她——雪女,我的第一个式神,指不定我会死在什么地方。

雪女是个什么样的式神呢?

美丽,强大,温柔……似乎所有的褒义词用在她身上都不够,她那么好,不是言语能表达得出来的。

我还记得我把她召唤出来时的欣喜若狂,仿佛得到了全世界一样的开心。

想靠近阿雪。

想理解阿雪。

想让阿雪开心。

想让阿雪喜欢自己。

想把最好的东西送给阿雪。

像生病了一样,又像恋爱了一样,眼里心里,全是阿雪。

阿雪战斗时的英姿,发呆时的懵懂,对待我的宽容与宠溺,日常休息时的柔软……

阿雪就像邻家的姐姐一样呢,温柔又独立,尝尝帮我收拾烂摊子,却没有一句怨言。

我曾弱小怯懦,我曾拮据不已,我曾被嘲笑讥讽,我曾固步自封,这些,都是阿雪陪我度过的。

阿雪她是我们这个阴阳寮里的开国元勋,不过在她四星后我就很少让她出战了,并不是喜新厌旧,只是,我心疼阿雪,在阴阳寮还未壮大的时候每场战役都需要她出站,连续一年下来,几乎就没有好好休息过,身上的伤更是从未间断。我心疼她啊,那么好的她啊。

人嘛,难免会念旧,会矫情,我亦如此。

我记得最清的是那次『想要帮阿雪凑齐一套魍魉之匣』的祈愿纸条在偶然间被阿雪发现后拼死拼活硬撑过了御魂。

那个时候是真的感动,心里满满充盈着欢喜与伤心。

我的阿雪啊,从来都是个行动派呢。

再后来啊,寮里来了一只大妖怪,战斗力强又稀有,我也成了很有潜力的阴阳师。

至于阿雪,也遇到了她的良人。

我一开始是十分讨厌大天狗的,什么辣鸡式神,臭不要脸勾搭我阿雪!!!

捣乱什么的也常常有,阿雪是护着我的,至于大天狗……啧,长得帅战斗力强又怎样,真矮。不过久而久之,我也觉得无趣了,悻然收手,两情相悦的事我还是不凑上去惹人厌了。

我恨恨的想,便宜那辣鸡式神了。

安宁的日子就这么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了……才怪。

阿雪被削弱了,能力大幅度下降,不再像以前那般强悍了。

平安京里也频频传来雪女被大规模反魂和当素材的事情,动荡不已。

那大概是我最心寒的一次了。

同为阴阳师的好友劝我放弃吧,换别的式神养,雪女已经没用了。

我少年意气,受不了众人的话,当天就给阿雪升了五星。

阿雪也为了这件事情伤心了几天,在众式神的安慰下也缓了过来。

不过阿雪失宠,确实是事实,不可更改的事实。

谁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几月后,平安京里出现了新的妖怪,不仅十分稀有而且几乎强大到势不可挡的地步了。

不过我却十分厌恶这名为『彼岸花』的妖怪,原因?就凭她那张觉醒后和阿雪一模一样的脸,我便十分厌恶她。

也由于这次的风波,我所在的组织,也开始变更了。

我看着新贴出来的公告,心中的弦紧紧的绷着,似乎下一秒就会断开一般。

不一样了,经过那么多次的动荡,又有了那么多阴阳师的加入,我所在的组织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穷困潦倒的不入流的阴阳寮了。

斗技积分,式神,结界突破,御魂……

我从来都是寮里的吊车尾,要不是靠着好友的裙带关系,我早就被驱逐了。

可是这次不一样,友人似乎已经对这里的世界厌倦了,她所喜爱的式神,她所热爱的战斗……都被抹去了。

我有一次窥见过友人走后的阴阳寮,干净整洁,却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寂寥与忧郁,在五月天里散发着腊月的寒气。

至于她的式神们,一个个,都妖化了一样,我就站在门外哭出声来。

她不会回来了,我也要学着长大了。

怎么办。

我整日忧心忡忡,式神除去N卡外能够派上用处的式神少的可怜,甚至连一个姑获鸟也没有。

唯一的方法,只有把大天狗养大了。

可是,目前大天狗才不过五星,而且达摩也一只空缺,金币和勾玉也都砸在大天狗身上了,我腾不出其他的式神了。

我烦躁不已。

十八关我都过不去,再这样不过半个月就算有些交情我也会被踢出组织的。

我的着急并没有什么用,过不去依旧过不去。

日复一日,整个阴阳寮甚至其他跟我们寮里有些关系的阴阳师几乎都知道了『××阴阳寮里有个十八关都过不去的辣鸡阴阳师』这件事情。

寮里的日常也增加了『调侃××』这一项目。

“哈哈,今天去打十八关了吗?”

“该不会又没过吧?”

“卧槽,你这实力没被踢真是世界第九大奇迹啊。”

“别别别,她可是休闲玩家,式神都凑不全。”

“我日,你连个六星觉醒的式神都没有?废了废了废了。”

“你傻了吧,非要用白蛋升星,用没用的式神升啊,你不是还有个废了的雪女吗?”

……

『你不是还有个废了的雪女吗』

『用没用的式神升啊』

『你连六星觉醒式神都没有』

『啧』

凭什么啊……一群傻逼……

骂人很好玩是吧,以为我不会吗?

这种人为什么还能被会长夸啊……明明就是个一点不懂得尊重,口出狂言的,垃圾玩意嘛!!!

啊,真是。

一百句一千句,甚至想要动手,在那么多人的嘲讽里却动都不敢动。

哈……真是个懦夫啊。

这么懦弱的我,却在那个时候将最锐利的角对准了最爱我的人——阿雪。

我不太记得那天的对话了,情形却是十分清晰的。

我记得那大概是寮里清理阴阳师的前两天的晚上,阿雪前几天打十八关的伤还没好,趁大天狗不在,我去了她的房间。

我不记得过程我说了什么,只记得阿雪一直没说话。

我求她,拼命的求她,我知道阿雪会答应,她从来如此,可我却已经变得谁都不认识了。我卑鄙,无耻,忘恩负义,我不配当她的主人。

我哭啊,我一直哭,哭得仿佛是我要被当素材了一样,泪光里的阿雪抿了抿唇,抚了抚我的背,一如当初的温柔。

我死死拽住阿雪的袖子,重复的对阿雪说“我爱你”。

阿雪摸了摸我的头,她说我也是。

我多希望阿雪狠狠斥骂我,对我坏些,她没有……她依旧很温柔,可我知道,她蓝色眼睛里映出的我千疮百孔,丑陋不堪。

那天晚上和其他晚上没有什么区别,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十八关在六星大天狗的带领下通过了,我也安顿下来。

寮里迎来了其他的式神,我的阴阳寮在不断壮大。

我成为了寮里的元老,我冷静,实力也强大,我也在不断变得更好,尽管我知道,我一点都不好。

有些东西在知道阿雪『消失』后变质了,我也不再是能和式神打成一片的好主人了。

尽管他们都知道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雪女并不是多难入手的妖怪,在阿雪走后,我依旧得到了许多的她的同族,哪一个都像她,哪一个又都不是她。

友人笑称我这般对式神上心,我家的式神定然是攒了八辈子福气才遇到我。

我勉强在唇角勾起一个弧度,只觉得甚是讽刺。

“不,是我的幸运,他们的不幸。”

我说。

……

平安京一天又一天繁琐又千篇一律的工作我渐渐觉得枯燥了,连阿雪都不能挽回我想要离去的念头。

式神们尤其安静,去留随我。

我走的那天,甚至连个式神送行的都没有。

哈……活该。

我心里这么嘲笑着自己。

我离开了那个绚丽又光怪陆离的世界,粉碎了一开始的绮丽的梦。

他们应该都厌恶我吧。

自私自利的,懦弱胆小的,麻烦的,主人吧。

我的式神尚且如此,那么,阿雪呢?

她是怎么看我的呢?

我可怜又贪婪的幻想着阿雪的原谅,行走在有阿雪的世界中央。

十二月的寒风向我扑来,雪花贴在脸上冷得我一下溯回了时间,呐,已经下雪了吗……平安京里永远都是一副鸟语花香的模样,久而久之,我都快忘了雪是什么样的了。

啊,不对,还有阿雪呢。

她是从雪山那边来的,雪的样子,她怎么会忘呢。

是我,把能忘的都忘了,企图靠目的性的遗忘逃避什么。

我啊,一如往昔的懦弱呢。

这是现在,我的身边已经没有谁能够陪着我了。

————完————

这个故事真的是网上认识的一个小姐姐告诉我的,她需要一个倾听者,我需要一个好故事,就这样产生了这篇文。那个姐姐应该比我大不了多少吧,她最后养了八九只觉醒六星的阿雪,虽然她还是离开阴阳师了。

能够因为一个式神而哭成这样,惦念自责成这样的,就算不是年龄小也一定是个单纯又善良的姑娘。文中唯一改动了的就是十八关过不去因此把阿雪给狗子喂了,原本她是因为斗技门槛太高才把阿雪喂了。

我真的觉得挺悲的,游戏里总是有很多『务实』的人,他们在乎的是空间点赞,斗技积分,等级,头像框,结界突破,御魂,SSR或者其他的什么,他们养成一个式神不像我们这种『休闲玩家』一样感情浓烈,反魂就反魂,喂就喂,哪个式神被削了就放弃,洒脱又强大。

之前阿雪被削的时候我去一个社交软件里倒苦水,结果一个玩家就回复我:『发什么牢骚啊,这玩意儿只是一个建模而已,她又不是真实存在的,她是假的!而且网易只不过是改了几个数据而已,你不会养更强的吗?给你其他四星喂了不照样算赚了吗?』

当时恶心的我就把哪个社交软件给卸了,我TM辛辛苦苦养的式神你觉得是可以随便喂的吗?呵呵。

后来网易成功恶心到我了,彼岸花,各种bug,千篇一律的游戏设定,种种原因下我把阴阳师卸掉了。

甚至我的寮里还有阿雪。

我也哭过,觉得特别对不起阿雪,可是我是真的分心乏术了,就这样吧,我也确实对不起阿雪。

我不知道看到这篇文章的你们是怎么看待式神的,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欢阿雪。

太浓烈的感情总是带着言语的苍白,我知道我文笔特别差,可能看起来感觉很平淡表达不出来那个小姐姐的感情,但是也希望有人能看完它。

谢谢大家。

【狗雪】等雪来,等你来

※不会写短篇文章,却非要作死尝试的产物√
※一个人在黑暗之中时影子都会抛弃你,但ooc不会: )
※私设贯穿全文√
※毒舌护短的狗子×天然系雪女

大概就是一个轮回烂梗?嗯,管他呢,反正我也写不出好梗。

说实话,我是阿雪亲妈,至于狗子……呵。【叶修限定版   嘲讽】

沾花惹草者,死: )

以上能接受的话,我敬你是条汉子↓



还是……输了。

传闻中黑晴明大人多么难缠,到底比不上安倍晴明的强悍。

大人,三尾,还有……雪女,只剩下他了。

他双唇紧抿,脸色惨白,安倍晴明提出的条件,他必须答应,可他也必须失去他的大义,他的自由,背叛他的誓言,他的忠诚。

成为,他所不耻的那一类。

一片狼藉的战场上萦绕着浓重的血腥味,黑色的鸦羽散落了一地,昔日能遮天的翅膀也耷拉下来,号称最强的大妖怪此时却狼狈不堪的向敌人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他还是开口了。

“吾将……奉献吾之忠诚,为你效劳。”

安倍晴明一身蓝色的狩衣已经破烂,莞尔一笑间似乎还是那般风光霁月:“果然答应了呢,大天狗。”他伸出纤长的手,微笑着递上一个缀着金铃铛的,残破灰败的狐狸面具,“既然如此,我也会遵守我的诺言,将雪女的灵魂找回使她复生。合作愉快,大天狗。”

大天狗伸手将面具收入怀中,对晴明的话不予置评。晴明也毫不介意,依旧如沐春风的微笑着。

很好,自己的阴阳寮又壮大了一分。

……

三年时间不过是拂袖间的事,那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大天狗却一点都没变。

提起大天狗寮里的小妖怪们对其印象大概就是,清冷,独来独往,强大,还有些温柔,当然,特指对雪女的温柔。

大天狗本是十分低调的妖怪,但只要有什么和雪女沾边的事,都是高调到全寮皆知的地步。

大天狗初入晴明的阴阳寮的时候并不怎么招人待见,尤其是一些脾气性格暴躁的妖怪,对着大天狗总会起些摩擦,这种妖怪,就比如茨木和酒吞。

茨木找大天狗麻烦是因为萤草当初大战时人手不够,为几十个妖怪治疗耗尽了妖力,重伤。酒吞也是因为大战时红叶被雪女暴风雪打伤,重伤昏迷,修养了整整四五个月。

两人明着暗着都是各种挤兑和给大天狗下阴招,姑获鸟象征性的安抚无效后也就由他们去了,谁知这件事最后竟闹得一发不可收拾。

晴明答应过给大天狗收集雪女献祭失败后四处散落的魂魄,半年过去了也才找到那么五六个,酒吞便忍不住讥讽道:“就是这般情况,大天狗,你莫不是一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你心心念念的雪女了?”

大天狗冷嗤一声,斜扫了一眼酒吞:“呵,是么?汝若是想试试吾现在就能让汝永远都见不到汝心心念念的红叶。”

酒吞驰骋大江山多年也没见过有人敢如此驳他颜面,登时就将手中酒盏砸向大天狗,大天狗顺手接下酒盏“啪嚓”一声将那酒盏碾成了红粉。

酒吞冷声道:“当初红叶之伤便是雪女所为,怎么,见不到又如何?就当她的命抵给我的红叶了。”

庭院里气氛降到了冰点,指不定两妖会不会动手。不过这酒吞的话也太过分了些,庭院里的妖怪们这么想着,却无一人上前相劝。

大天狗的一双桃花眼一凝,唇边绽开一个充满戾气的笑,他说:“若是如此,吾之阿雪当初在你手下殒命,岂不是要汝,亲·自·偿·命?”他说得又慢又轻,只在话尾格外加重了语气,衬着大天狗那张如同三月暖阳的脸,无端让人脊后发凉。

话音未落,突然几片樱花花瓣就朝酒吞飞去,速度只快几乎能让人听见花瓣在空中飞舞时发出的声音。酒吞躲闪不及,棱角分明的脸上被划出了两道血痕。

这无疑是挑衅。

然后那天晚上寮后面的山上传来的巨大的响声,一夜无眠。

据说酒吞还输得很惨。

所以说,大天狗对关于雪女的事总是在意得很明显。

比如每天晴明都收集到了多少雪女散落的魂魄,

比如庭院里樱树上每天的祈愿都关于雪女

比如大天狗屋里一篓子雪女的画像

比如为雪女买的新衣服总是一尘不染

比如……

可是他的阿雪,什么时候也能知道这些,他从未在她面前表露的心意?

也许,她永远都不知道呢……

也是,四十个散落的魂魄,什么时候收集得完呢?

后来的后来,新来的妖怪少女问晴明。

“什么时候下雪了,什么时候就收集完了,到时,他们就能相见了。”晴明笑着回答。

“可是三年了,已经下过三场雪了啊?”

“不,他心里的雪还没来。”

“不懂,那后来呢?”

夜里飘着一点小雪,小孩子一般的式神们四处打闹,张灯结彩的庭院里一片喧闹。

“阿雪阿雪,给你的新衣服,去换上吧。”黑色翅膀的大妖嘴角含笑,蓝色的眸子里盛满了温柔。

面容精致的黑发女妖歪了歪头,挽起一个浅浅的笑容,踮起脚尖凑上去亲了一下大妖的脸颊:“谢谢大人,这是阿雪给大人的回礼哦。”

晴明看到这一幕脸不由得僵了僵:“最后啊,最后那个大天狗死都没见到雪女。”

“唉?!”

姑获鸟保持着微笑看着庭院里的小妖怪们并捂上他们的眼睛。

大天狗对雪女的一切事情果然都高调的人尽皆知呢。

Fin

我到底为什么要为了一个短篇憋了这么久:  )

大概能看……吧?

上补习班真累,简直要死。

前几天看到喜欢的太太来厦门,种种原因下太太本来要来我这一块儿玩但她不能来了,然后我去跟好姬友哭诉好姬友就建

议我先套路出太太家在哪,然后想办法给太太下药,然后再把太太抢过来我这一块儿玩,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