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

【狗雪】等雪来,等你来

※不会写短篇文章,却非要作死尝试的产物√
※一个人在黑暗之中时影子都会抛弃你,但ooc不会: )
※私设贯穿全文√
※毒舌护短的狗子×天然系雪女

大概就是一个轮回烂梗?嗯,管他呢,反正我也写不出好梗。

说实话,我是阿雪亲妈,至于狗子……呵。【叶修限定版   嘲讽】

沾花惹草者,死: )

以上能接受的话,我敬你是条汉子↓



还是……输了。

传闻中黑晴明大人多么难缠,到底比不上安倍晴明的强悍。

大人,三尾,还有……雪女,只剩下他了。

他双唇紧抿,脸色惨白,安倍晴明提出的条件,他必须答应,可他也必须失去他的大义,他的自由,背叛他的誓言,他的忠诚。

成为,他所不耻的那一类。

一片狼藉的战场上萦绕着浓重的血腥味,黑色的鸦羽散落了一地,昔日能遮天的翅膀也耷拉下来,号称最强的大妖怪此时却狼狈不堪的向敌人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他还是开口了。

“吾将……奉献吾之忠诚,为你效劳。”

安倍晴明一身蓝色的狩衣已经破烂,莞尔一笑间似乎还是那般风光霁月:“果然答应了呢,大天狗。”他伸出纤长的手,微笑着递上一个缀着金铃铛的,残破灰败的狐狸面具,“既然如此,我也会遵守我的诺言,将雪女的灵魂找回使她复生。合作愉快,大天狗。”

大天狗伸手将面具收入怀中,对晴明的话不予置评。晴明也毫不介意,依旧如沐春风的微笑着。

很好,自己的阴阳寮又壮大了一分。

……

三年时间不过是拂袖间的事,那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大天狗却一点都没变。

提起大天狗寮里的小妖怪们对其印象大概就是,清冷,独来独往,强大,还有些温柔,当然,特指对雪女的温柔。

大天狗本是十分低调的妖怪,但只要有什么和雪女沾边的事,都是高调到全寮皆知的地步。

大天狗初入晴明的阴阳寮的时候并不怎么招人待见,尤其是一些脾气性格暴躁的妖怪,对着大天狗总会起些摩擦,这种妖怪,就比如茨木和酒吞。

茨木找大天狗麻烦是因为萤草当初大战时人手不够,为几十个妖怪治疗耗尽了妖力,重伤。酒吞也是因为大战时红叶被雪女暴风雪打伤,重伤昏迷,修养了整整四五个月。

两人明着暗着都是各种挤兑和给大天狗下阴招,姑获鸟象征性的安抚无效后也就由他们去了,谁知这件事最后竟闹得一发不可收拾。

晴明答应过给大天狗收集雪女献祭失败后四处散落的魂魄,半年过去了也才找到那么五六个,酒吞便忍不住讥讽道:“就是这般情况,大天狗,你莫不是一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你心心念念的雪女了?”

大天狗冷嗤一声,斜扫了一眼酒吞:“呵,是么?汝若是想试试吾现在就能让汝永远都见不到汝心心念念的红叶。”

酒吞驰骋大江山多年也没见过有人敢如此驳他颜面,登时就将手中酒盏砸向大天狗,大天狗顺手接下酒盏“啪嚓”一声将那酒盏碾成了红粉。

酒吞冷声道:“当初红叶之伤便是雪女所为,怎么,见不到又如何?就当她的命抵给我的红叶了。”

庭院里气氛降到了冰点,指不定两妖会不会动手。不过这酒吞的话也太过分了些,庭院里的妖怪们这么想着,却无一人上前相劝。

大天狗的一双桃花眼一凝,唇边绽开一个充满戾气的笑,他说:“若是如此,吾之阿雪当初在你手下殒命,岂不是要汝,亲·自·偿·命?”他说得又慢又轻,只在话尾格外加重了语气,衬着大天狗那张如同三月暖阳的脸,无端让人脊后发凉。

话音未落,突然几片樱花花瓣就朝酒吞飞去,速度只快几乎能让人听见花瓣在空中飞舞时发出的声音。酒吞躲闪不及,棱角分明的脸上被划出了两道血痕。

这无疑是挑衅。

然后那天晚上寮后面的山上传来的巨大的响声,一夜无眠。

据说酒吞还输得很惨。

所以说,大天狗对关于雪女的事总是在意得很明显。

比如每天晴明都收集到了多少雪女散落的魂魄,

比如庭院里樱树上每天的祈愿都关于雪女

比如大天狗屋里一篓子雪女的画像

比如为雪女买的新衣服总是一尘不染

比如……

可是他的阿雪,什么时候也能知道这些,他从未在她面前表露的心意?

也许,她永远都不知道呢……

也是,四十个散落的魂魄,什么时候收集得完呢?

后来的后来,新来的妖怪少女问晴明。

“什么时候下雪了,什么时候就收集完了,到时,他们就能相见了。”晴明笑着回答。

“可是三年了,已经下过三场雪了啊?”

“不,他心里的雪还没来。”

“不懂,那后来呢?”

夜里飘着一点小雪,小孩子一般的式神们四处打闹,张灯结彩的庭院里一片喧闹。

“阿雪阿雪,给你的新衣服,去换上吧。”黑色翅膀的大妖嘴角含笑,蓝色的眸子里盛满了温柔。

面容精致的黑发女妖歪了歪头,挽起一个浅浅的笑容,踮起脚尖凑上去亲了一下大妖的脸颊:“谢谢大人,这是阿雪给大人的回礼哦。”

晴明看到这一幕脸不由得僵了僵:“最后啊,最后那个大天狗死都没见到雪女。”

“唉?!”

姑获鸟保持着微笑看着庭院里的小妖怪们并捂上他们的眼睛。

大天狗对雪女的一切事情果然都高调的人尽皆知呢。

Fin

我到底为什么要为了一个短篇憋了这么久:  )

大概能看……吧?

上补习班真累,简直要死。

前几天看到喜欢的太太来厦门,种种原因下太太本来要来我这一块儿玩但她不能来了,然后我去跟好姬友哭诉好姬友就建

议我先套路出太太家在哪,然后想办法给太太下药,然后再把太太抢过来我这一块儿玩,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评论(1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