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

【雪女×我】心魔

※这次发文全部都是真实案例,来自一个网上认识的阿雪亲妈,我觉得挺伤心的。
※这应该是我所有文中ooc最轻的了,没有之一
※友情向,全文大概会有点压抑
※私设有,而且很多
※有涉及一点狗雪
※我爱阿雪




那么,开正文↓




大天狗带着一众式神从斗技场上回来了。

伤势是有的,不过比起之前已经轻了很多了,我很满意。

“呐,你们回来啦~”我在庭院里迎进了众式神,献宝似的把一个托盘奉上,“很累了吧,我给你们做了和果子呢~快尝尝吧。”

式神们鱼贯涌上前来,叽叽喳喳的与我搭话,好不热闹。

只有大天狗站在原地,清冷得仿佛与我隔了一个世界般疏离。

我也意识到了,咬了咬舌尖从一干式神中抽身出来,笑意盈盈得送上一个和果子:“大天狗,不吃吗?”

大天狗冷冷淡淡的盯着我,仿佛对我的举动视而不见,既不接受也不离开,庭院里的式神也注意到了我和大天狗之间气氛的不对,一时间庭院里又安静下来。

我笑得脸都要僵了,就在要放弃示好的那一瞬间,大天狗开口了:“阿雪呢。”

他紧紧的盯着我,一双眼睛里满是焦虑:“已经整整十七日了,阿雪呢?为什么庭院和结界里都找不到阿雪?”

我愣住了,唇角渐渐放平,手也垂下,面对大天狗质问几乎要忍不住笑出来,阿雪?

是啊,阿雪呢?阿雪呢?阿雪阿雪阿雪阿雪……她怎么了?她在哪儿?她·在·哪!???

“唔,她啊,五星的式神不多,你该知道她在哪的。”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想说『对不起』的,明明不是这样的,我这是,怎么了……

庭院里寂静无声,千本樱的花瓣四处乱飞,以前阿雪倒是经常坐在千本樱树下呢……

我的脑子里一片浑噩,竟分不清是现实还是虚妄

忽然,我的脖子就被扼住了,罪魁祸首瞪着一双充满怒火的眼,咬牙切齿的发出了几个音调:“你说,什么?”

我全力压着抑制不住的笑声,只在喉咙里发出了呜咽的声音。

“你不是,最喜欢阿雪了吗?”

“她现在,跟你,在一起啊。”

“你不高兴吗?”

“你们在一起了啊!为什么……不高兴呢?!凭什么不高兴呢?!”

……

我初来平安京,不过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黄毛丫头,占星之术也不过是三脚猫,要不是靠她——雪女,我的第一个式神,指不定我会死在什么地方。

雪女是个什么样的式神呢?

美丽,强大,温柔……似乎所有的褒义词用在她身上都不够,她那么好,不是言语能表达得出来的。

我还记得我把她召唤出来时的欣喜若狂,仿佛得到了全世界一样的开心。

想靠近阿雪。

想理解阿雪。

想让阿雪开心。

想让阿雪喜欢自己。

想把最好的东西送给阿雪。

像生病了一样,又像恋爱了一样,眼里心里,全是阿雪。

阿雪战斗时的英姿,发呆时的懵懂,对待我的宽容与宠溺,日常休息时的柔软……

阿雪就像邻家的姐姐一样呢,温柔又独立,尝尝帮我收拾烂摊子,却没有一句怨言。

我曾弱小怯懦,我曾拮据不已,我曾被嘲笑讥讽,我曾固步自封,这些,都是阿雪陪我度过的。

阿雪她是我们这个阴阳寮里的开国元勋,不过在她四星后我就很少让她出战了,并不是喜新厌旧,只是,我心疼阿雪,在阴阳寮还未壮大的时候每场战役都需要她出站,连续一年下来,几乎就没有好好休息过,身上的伤更是从未间断。我心疼她啊,那么好的她啊。

人嘛,难免会念旧,会矫情,我亦如此。

我记得最清的是那次『想要帮阿雪凑齐一套魍魉之匣』的祈愿纸条在偶然间被阿雪发现后拼死拼活硬撑过了御魂。

那个时候是真的感动,心里满满充盈着欢喜与伤心。

我的阿雪啊,从来都是个行动派呢。

再后来啊,寮里来了一只大妖怪,战斗力强又稀有,我也成了很有潜力的阴阳师。

至于阿雪,也遇到了她的良人。

我一开始是十分讨厌大天狗的,什么辣鸡式神,臭不要脸勾搭我阿雪!!!

捣乱什么的也常常有,阿雪是护着我的,至于大天狗……啧,长得帅战斗力强又怎样,真矮。不过久而久之,我也觉得无趣了,悻然收手,两情相悦的事我还是不凑上去惹人厌了。

我恨恨的想,便宜那辣鸡式神了。

安宁的日子就这么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了……才怪。

阿雪被削弱了,能力大幅度下降,不再像以前那般强悍了。

平安京里也频频传来雪女被大规模反魂和当素材的事情,动荡不已。

那大概是我最心寒的一次了。

同为阴阳师的好友劝我放弃吧,换别的式神养,雪女已经没用了。

我少年意气,受不了众人的话,当天就给阿雪升了五星。

阿雪也为了这件事情伤心了几天,在众式神的安慰下也缓了过来。

不过阿雪失宠,确实是事实,不可更改的事实。

谁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几月后,平安京里出现了新的妖怪,不仅十分稀有而且几乎强大到势不可挡的地步了。

不过我却十分厌恶这名为『彼岸花』的妖怪,原因?就凭她那张觉醒后和阿雪一模一样的脸,我便十分厌恶她。

也由于这次的风波,我所在的组织,也开始变更了。

我看着新贴出来的公告,心中的弦紧紧的绷着,似乎下一秒就会断开一般。

不一样了,经过那么多次的动荡,又有了那么多阴阳师的加入,我所在的组织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穷困潦倒的不入流的阴阳寮了。

斗技积分,式神,结界突破,御魂……

我从来都是寮里的吊车尾,要不是靠着好友的裙带关系,我早就被驱逐了。

可是这次不一样,友人似乎已经对这里的世界厌倦了,她所喜爱的式神,她所热爱的战斗……都被抹去了。

我有一次窥见过友人走后的阴阳寮,干净整洁,却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寂寥与忧郁,在五月天里散发着腊月的寒气。

至于她的式神们,一个个,都妖化了一样,我就站在门外哭出声来。

她不会回来了,我也要学着长大了。

怎么办。

我整日忧心忡忡,式神除去N卡外能够派上用处的式神少的可怜,甚至连一个姑获鸟也没有。

唯一的方法,只有把大天狗养大了。

可是,目前大天狗才不过五星,而且达摩也一只空缺,金币和勾玉也都砸在大天狗身上了,我腾不出其他的式神了。

我烦躁不已。

十八关我都过不去,再这样不过半个月就算有些交情我也会被踢出组织的。

我的着急并没有什么用,过不去依旧过不去。

日复一日,整个阴阳寮甚至其他跟我们寮里有些关系的阴阳师几乎都知道了『××阴阳寮里有个十八关都过不去的辣鸡阴阳师』这件事情。

寮里的日常也增加了『调侃××』这一项目。

“哈哈,今天去打十八关了吗?”

“该不会又没过吧?”

“卧槽,你这实力没被踢真是世界第九大奇迹啊。”

“别别别,她可是休闲玩家,式神都凑不全。”

“我日,你连个六星觉醒的式神都没有?废了废了废了。”

“你傻了吧,非要用白蛋升星,用没用的式神升啊,你不是还有个废了的雪女吗?”

……

『你不是还有个废了的雪女吗』

『用没用的式神升啊』

『你连六星觉醒式神都没有』

『啧』

凭什么啊……一群傻逼……

骂人很好玩是吧,以为我不会吗?

这种人为什么还能被会长夸啊……明明就是个一点不懂得尊重,口出狂言的,垃圾玩意嘛!!!

啊,真是。

一百句一千句,甚至想要动手,在那么多人的嘲讽里却动都不敢动。

哈……真是个懦夫啊。

这么懦弱的我,却在那个时候将最锐利的角对准了最爱我的人——阿雪。

我不太记得那天的对话了,情形却是十分清晰的。

我记得那大概是寮里清理阴阳师的前两天的晚上,阿雪前几天打十八关的伤还没好,趁大天狗不在,我去了她的房间。

我不记得过程我说了什么,只记得阿雪一直没说话。

我求她,拼命的求她,我知道阿雪会答应,她从来如此,可我却已经变得谁都不认识了。我卑鄙,无耻,忘恩负义,我不配当她的主人。

我哭啊,我一直哭,哭得仿佛是我要被当素材了一样,泪光里的阿雪抿了抿唇,抚了抚我的背,一如当初的温柔。

我死死拽住阿雪的袖子,重复的对阿雪说“我爱你”。

阿雪摸了摸我的头,她说我也是。

我多希望阿雪狠狠斥骂我,对我坏些,她没有……她依旧很温柔,可我知道,她蓝色眼睛里映出的我千疮百孔,丑陋不堪。

那天晚上和其他晚上没有什么区别,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十八关在六星大天狗的带领下通过了,我也安顿下来。

寮里迎来了其他的式神,我的阴阳寮在不断壮大。

我成为了寮里的元老,我冷静,实力也强大,我也在不断变得更好,尽管我知道,我一点都不好。

有些东西在知道阿雪『消失』后变质了,我也不再是能和式神打成一片的好主人了。

尽管他们都知道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雪女并不是多难入手的妖怪,在阿雪走后,我依旧得到了许多的她的同族,哪一个都像她,哪一个又都不是她。

友人笑称我这般对式神上心,我家的式神定然是攒了八辈子福气才遇到我。

我勉强在唇角勾起一个弧度,只觉得甚是讽刺。

“不,是我的幸运,他们的不幸。”

我说。

……

平安京一天又一天繁琐又千篇一律的工作我渐渐觉得枯燥了,连阿雪都不能挽回我想要离去的念头。

式神们尤其安静,去留随我。

我走的那天,甚至连个式神送行的都没有。

哈……活该。

我心里这么嘲笑着自己。

我离开了那个绚丽又光怪陆离的世界,粉碎了一开始的绮丽的梦。

他们应该都厌恶我吧。

自私自利的,懦弱胆小的,麻烦的,主人吧。

我的式神尚且如此,那么,阿雪呢?

她是怎么看我的呢?

我可怜又贪婪的幻想着阿雪的原谅,行走在有阿雪的世界中央。

十二月的寒风向我扑来,雪花贴在脸上冷得我一下溯回了时间,呐,已经下雪了吗……平安京里永远都是一副鸟语花香的模样,久而久之,我都快忘了雪是什么样的了。

啊,不对,还有阿雪呢。

她是从雪山那边来的,雪的样子,她怎么会忘呢。

是我,把能忘的都忘了,企图靠目的性的遗忘逃避什么。

我啊,一如往昔的懦弱呢。

这是现在,我的身边已经没有谁能够陪着我了。

————完————

这个故事真的是网上认识的一个小姐姐告诉我的,她需要一个倾听者,我需要一个好故事,就这样产生了这篇文。那个姐姐应该比我大不了多少吧,她最后养了八九只觉醒六星的阿雪,虽然她还是离开阴阳师了。

能够因为一个式神而哭成这样,惦念自责成这样的,就算不是年龄小也一定是个单纯又善良的姑娘。文中唯一改动了的就是十八关过不去因此把阿雪给狗子喂了,原本她是因为斗技门槛太高才把阿雪喂了。

我真的觉得挺悲的,游戏里总是有很多『务实』的人,他们在乎的是空间点赞,斗技积分,等级,头像框,结界突破,御魂,SSR或者其他的什么,他们养成一个式神不像我们这种『休闲玩家』一样感情浓烈,反魂就反魂,喂就喂,哪个式神被削了就放弃,洒脱又强大。

之前阿雪被削的时候我去一个社交软件里倒苦水,结果一个玩家就回复我:『发什么牢骚啊,这玩意儿只是一个建模而已,她又不是真实存在的,她是假的!而且网易只不过是改了几个数据而已,你不会养更强的吗?给你其他四星喂了不照样算赚了吗?』

当时恶心的我就把哪个社交软件给卸了,我TM辛辛苦苦养的式神你觉得是可以随便喂的吗?呵呵。

后来网易成功恶心到我了,彼岸花,各种bug,千篇一律的游戏设定,种种原因下我把阴阳师卸掉了。

甚至我的寮里还有阿雪。

我也哭过,觉得特别对不起阿雪,可是我是真的分心乏术了,就这样吧,我也确实对不起阿雪。

我不知道看到这篇文章的你们是怎么看待式神的,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欢阿雪。

太浓烈的感情总是带着言语的苍白,我知道我文笔特别差,可能看起来感觉很平淡表达不出来那个小姐姐的感情,但是也希望有人能看完它。

谢谢大家。

评论(1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