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兰觉得不行

qwq这里兰掷
智障老婆苏霂
yys雪女和V家歌姬都是我老婆
只吃乙女,bg,gl
世纪更文透明写手
扩列的小可爱求不嫌弃话少qwq

【蕉橘】小甜饼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整个2017貌似都没有发文【猛虎落地式下跪】

※不得不说阿掷我是个独爱正太和姐弟的hentai(-.-)

※我流元气纯情铃

※早恋式日常,私设贼鸡儿多

※喜则留,厌则走◐▂◐死猪不怕开水烫,文笔越烂我越浪【bizui




“连。”

少女清脆的声音含在喉咙里发出一个模糊的音调。

“嗯?”

金发蓝眸的俊秀少年头也不低的看着电视上国民人气偶像的演唱会,匆匆从鼻子里发出一个气音算是应和。

“连。”

同样金发碧眼的娇小少女丝毫没有愧疚的享受着来自身后跪坐着的少年的大腿,一双眼睛倦怠的阖起,白皙纤细的手臂抬起缓慢向上,触碰到少年下巴的时候又慢慢向两边拂过。

“…我在。”

连的目光蜻蜓点水一般掠过少女精致的脸蛋又回到了电视屏幕上,他微微抿了抿唇尽量忽略掉脸颊上微微摩挲带来的酥痒。

“我要吃……樱桃!”

少女的手停留在连的脸颊边,微微捧起连的脸。

见她丝毫没有自己去接樱桃的意思连叹了口气,捻起一个色泽艳丽的樱桃,微微弯腰打算亲自投喂这个因为演唱会不小心受伤而越来越娇懒的姐姐。

凉凉的圆润物体抵住少女娇嫩的唇,仿佛接受了某种暗号一样少女忽然睁开双眼,像是初生的奶猫一样从喉咙里发出一个绵长的声音。

咬住樱桃的少女说话不便说话,但是潋滟的,亮晶晶的瞳孔里满是“吓到了吧?快夸我!”的意思呢。

连纤长的睫毛垂下,无奈的目光从少女的眼睛滑落到自己的食指上……准确的说,是抵在少女唇上的食指。连不动声色的收回手指,在身后摩挲了一下,耳畔悄悄漫上了一层红晕。

“姐姐。”

身量渐长的少年握住铃的手腕从脸颊边压下,像镣铐一样灼热的手心将纤细的手腕桎梏在大腿旁边,蓝色的眼睛里凝聚起了一场风暴。

“怎、怎么了吗?”铃愣愣的看着连,有点怂……

连缓慢的俯下身,在少女惊诧的眼神下凑近了咬住樱桃的唇。

少女因为过度的羞怯紧紧阖上了眼睛,意料之中的吻带着温热的气息落在了唇畔,湿濡温软的物体在白皙的肌肤上吮咬出泛红的印记。

屋内响起了暧昧的喘息,樱桃也因为主人的无力从铃的脸颊边滚落在床单上。

灼热的气息渐渐远离。

连俯首看着少女不断轻颤的眼睫忍不住笑出声来。

“姐姐,吓到了吗?”

同样羞郝的少年压下面上的热意,唇角带笑盯着少女的眼睛。

铃半阖着眼折出盈盈一段水光,本想逃走却在眼波流转间看见少年一向浅淡的唇色无端染上了嫣红。

好、好羞耻!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下午和未来有约先、先去换衣服!”性格开朗的少女眼神慌乱结巴着丢出一个奇奇怪怪的理由便挣开连的双手逃出了房间。

躲在房间外的少女十指芊芊,捂住了快要滴血的脸蛋,游疑的伸出葱白的食指拂过唇畔。

房间内的少年重新拾起被遗落的樱桃送入口中,耳畔红晕未散。

好像,

有点,

可爱。




FIN

我就说我会更的吧哼唧╭(╯^╰)╮

强烈暗示苏某君。

诸位看文的小可爱听我一句劝,这个姿势,真的,非常,累!!!女方手酸男方腰疼!!!【但是甜

另外,

蕉橘大法好。

下次再写v家的话就可能时阿柯×我或者牙牙……【声音越来越小


评论(2)

热度(42)